手機蘭州新聞網

首頁| 蘭州| 新聞| 政務| 房產| 旅游| 汽車| 教育| 財經| 健康| 公益| 女性| 商業| 企業| 蘭州日報| 蘭州晚報| 全媒體矩陣

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 媒體聚焦>熱門話題> 正文

■熱點辣評 酒桌文化?分明就是齷齪披上的外衣

2021-08-12 08:55:25 智能朗讀:

這幾天,圍繞沸沸揚揚的某企業女員工被侵害事件,所謂“酒桌文化”也被密集批判。

酒,當然是有文化的。古希臘有酒神狄俄倪索斯,古代中國的酒也和祭祀相關,有一官職就叫“祭酒”,現在出土文物里還能發現古人所釀的酒。這種悠久的歷史,本身足以說明酒嵌入人類文明的程度之深。

圍繞酒,確實也有很多文化軼事。杜甫有一首《飲中八仙歌》,記下了斗酒詩百篇的李白、醉后寫狂草的張旭、酒后掉到井里的賀知章等等。酒的神經刺激與麻痹作用,確實在某種程度上參與到創造文化史中。

酒是有文化內涵的,但文化概念不能泛化。具體到酒桌,很多時候卻不能簡單冠以“文化”之名。

勸酒的歷史也很悠久。比如晉代巨富石崇勸大將軍王敦飲酒,王敦不飲,石崇就殺害一位勸酒的侍女,一連殺了三人,王敦還是不飲。但看到這一幕,誰還能說這是文化?只有一種文明被蹂躪之感。

“文化”二字,自帶一種溫潤感。然而在酒桌上的權力行使,對他人的肉體強迫,實在與文化相去甚遠。李白也好、杜甫也罷,他們與酒相關的文化創造,無不來自于自由支配下的個體書寫,與在酒桌上強弱關系的赤裸展示有著天差地別。有些事是不適合說成“文化”的,比如裹腳,就不能說是“裹腳文化”。這種強制之下的身不由己,再說“文化”,恐怕是對野蠻的涂脂抹粉。

進入現代的我們,更需要用一種文明的眼光去觀照流傳已久的習慣。從這起女員工酒后被侵害的案件就能看到,哪怕是充滿著科技意味的互聯網企業,依然在訴諸一種前現代的權力規則,依然存在著對女性的物化利用。

從日常生活也能感受到,這種所謂的“酒桌文化”,大部分人都明知不好、不勝其煩,卻也無可奈何,真的解脫出來并不容易。之所以人們下意識地還在把“文化”二字放在“酒桌”之后,事實上也意味著向一種現實讓步,承認某種“合理性”。

酒桌上對女性的強迫,顯示著權力等級、男女關系的雙重壓制,實在是齷齪至極。因此,不必將其雅化為“酒桌文化”,就直白稱之為酒桌陋習吧。這種本該進入勞動法、治安管理處罰法乃至刑法等法律視野的行為,如果再輕描淡寫地披上“文化”外衣,也是對其惡劣性質的淡化。

改變陋習并不容易,需要社會達成一致精神覺悟與行為約束,這可能是個漫長的過程。但所謂“名不正則言不順,言不順則事不利”,首先需要的就是在認知上給一些行為明確定義,激發起社會成員的內在恥感。回到酒桌陋習這事,什么“感情深,一口悶;感情淺,舔一舔”“五兩六兩不是酒,七兩八兩漱漱口,九兩十兩好朋友”之類,這種吆五喝六、虛情假意的權力表演,就別再美其名曰“文化”了。

據光明網

來源: 蘭州晚報

關閉
在线成人影院